若消纳不了风电 度电成本就算降至1分也不投

利来国际最给利的老牌

2018-11-07

  在平价上网的要求下,风电企业降价压力凸显,这被认为是行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在近日举办的北京国际大会暨展览会上,多位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的风电业内人士表示,可以通过技术创新把度电成本降下来从而实现平价上网。

  目前平价上网的成本压力都是短期的,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克服,但行业发展最核心的问题其实在于消纳。

不解决消纳,风电输不出去,这对行业影响非常大。 有不愿具名的风电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解决消纳问题,需要推进电力体制改革,特别是深度调节电网调度,推进电网调度变革。   风电有效消纳是关键  目前风电企业度电成本处于下降通道,但距平价上网还有一定距离。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可再生能源中心研究员时璟丽表示,从目前情况看,2015年到2018年,四类资源区陆上风电的标杆电价降低了~元,平价目标度电成本下降仅完成了30%左右。   但风电行业对度电成本下降信心满满。

上述风电行业人士表示,可以通过技术创新将度电成本降下来,最终实现平价上网。 但目前最核心的问题在于消纳。 如果没有对风电的有效消纳,度电成本降得再低,行业也无法向好发展。   从近两年的弃风率来看,我国弃风限电情况正在改善。 2017年全国弃风率为12%,较2016年下降了约5个百分点。 今年上半年,全国弃风电量182亿千瓦时,同比减少53亿千瓦时,全国平均弃风率%。   这与弃风非常严重的三北地区在2017年新增风电装机量受到限制有关。

国家能源局2017年将内蒙古、黑龙江、吉林、宁夏、甘肃、新疆(含兵团)等省(区)列为风电开发建设红色预警区域,明确不得核准建设新的风电项目。   由于上述的部分地区弃风情况得以改善,今年3月,国家能源局发布对内蒙古、黑龙江、宁夏解除了红色预警。   上述风电行业人士表示,现在风电行业也出现要回归三北的说法。 这是因为三北地区上了几条特高压输电线路,从而又打开了消纳空间,并且三北地区风资源好,成本也低,所以就又想回归三北。

该人士说。

  但如果三北不具备输送条件,哪怕度电成本只要1分钱,企业也不会去。 上述风电行业人士强调说,消纳才是要解决的核心问题。

  说到消纳,电网是关键路径。 上述人士表示,早些年因为风电、等可再生能源占比非常小,通过其他方面的优化,电网能够消纳。 但目前风电等可再生能源的比例越来越大,发电小时数还在继续增加,电网如果还是按照以前的传统解决方案,最多两三年就持续不下去了。   电力系统调节能力不足  早在今年3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就发布的《关于提升电力系统调节能力的指导意见》指出,当前,我国电力系统调节灵活性欠缺、电网调度运行方式较为僵化等现实造成了系统难以完全适应新形势要求。

  风电开发商与电网接触密切,对此也颇有感触。 有不愿具名的风电开发商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些地方的电网接入越来越困难,背后有减缓弃风限电的考虑。

  此外,有风电整机企业高管对记者表示,除了风电作为可再生能源本身所具有的波动性、间歇性特征外,其大规模、高比例接入电网,也给电网带来了巨大调峰调频压力。

特别是被视为行业新增长点的分散式风电的发展,所面临的电网接入难度更大。

  分散式风电项目,是指位于用电负荷中心附近,不以大规模远距离输送电力为目的,所产生的电力就近接入电网,并在当地消纳的风电项目。

  该高管表示,电网既往的运行管理机制,就是针对集中式大的。

在多点分散电源的支持方面还存在问题。

但分散式项目的区别在于,一个风机就等于是一个电厂,若每个风机都接入电网的调度中,这对电网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这里竖一个风机,那里竖一个风机,电网如何调度他说,电网需要变革。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也表示,现在制约风电产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经发生根本转变,成本和技术已不再是最大的制约因素。

下一步,行业要积极呼吁打破传统电力体制机制中存在的障碍,继续推动电力系统的变革。

  对于变革方式,上述整机商企业高管认为,应该优化电网接入流程,推进电网向能源互联网演进。

其中虚拟电厂是很好的方式之一。

  记者注意到,目前电网方面也十分关注虚拟电厂的发展。 近日,国际电工委员会(IEC)召开虚拟电厂工作组会议,组织研讨了两项虚拟电厂标准编制工作。

这两项标准来自国家电网公司向IEC提交的虚拟电厂《架构与功能要求》和《用例》两项提案。